德拉科求求你快和哈利结婚吧

cn沈昱,从周更变为月更直到年更

圈:HP/漫威/偶尔原创

主cp:德哈
偶尔:罗赫/GGAD/叶蓝/警探组/喻黄/伞修/

微杂食党,bg/bl/gl都接受

蛋总小迷妹一只/漫漫小迷妹一只

第一次作图。。。超级辣鸡
太好磕了!!!!!
我把马哥哥的“来吧北子哥”听成了“来吧宝贝”呜呜呜
我永远爱马哥哥和北北!!!

记一次奇妙的穿越旅程③

【主叶蓝,微喻黄】
【新人第一次开坑,文笔渣注意】
【ooc预警】
【双穿 古代设定 前世今生】
【私设如山】

   笔言飞愣住了,他疑惑的望着蓝河:“你....不记得了?”蓝河犹豫了一下,缓慢地点了点头,道:“我刚刚醒来时,就觉得头疼痛不已。接着我看到自己胸前的伤口,回忆一番昏迷之前的事,竟是迷迷糊糊的,很多事都不够清晰了。只隐约记得,我....好像是自己寻死,且与嘉皇有关联。但是具体原因,包括我自己的身份我都有些模糊了。你能告诉我,到底怎么了吗?”

 

    笔言飞沉思几分,有些不可思议地自言自语:“连自己的身份都记不太清了?不会...是那二位给下了药吧?”他按耐住心中的惊讶,想了想,对蓝河说:“不记得了,也好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...你本名许博远,从小父母双亡,被蓝溪阁的人收养,出事前是一名蓝雨的...普通侍卫。后来蓝国使臣出使嘉世,你作为蓝雨的一名侍卫在其中,代号蓝桥春雪。结果不知为何你被留在了嘉皇身边,然后...嘉皇出事,你自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嘉皇,心怀愧疚,所以才寻死的。”笔言飞拍了拍蓝河的肩膀:“别想那么多了,事情都过去了,那确实不是你的错。以后,好好活下去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蓝河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他知道二笔肯定说了谎。一名普通的侍卫,怎么可能有自己的代号。况且,他自认为自己是忠诚于蓝溪阁的,当初君莫笑如何请他加入兴欣蓝河都没有答应。所以,留在兴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。至于叶修的死,不,现在还没有确定叶修就是嘉皇。所以关于嘉皇的死,既然自己留下是有别的原因,那么自己寻死肯定也不是简简单单的认为失职所以该死。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....嘉皇的死是自己直接造成的,所以才内疚到想要去死。蓝河想了想,要是我亲手把叶修杀死了,倒真有可能去寻死。

 

     蓝河理了理思路,脑中清晰不少。现在可以确认的是,自己的身份一定不简单。以前的蓝河和嘉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而且嘉皇的死还很有可能是以前的蓝河造成的......蓝河心中一惊,如果自己以前真的害过叶修,世界线又如现代的一般,叶修从兴欣复出,那么他很有可能第一个来找自己报仇。

 

    蓝河在心中默默的祈祷,世界线千万不要和现代的重合。且不说他一点也不想死。单是害过叶修这一点,就让他惊吓不已了。接下来,就只等遇到更多可信之人询问一番,将这个世界的一切弄清楚,然后想办法回去吧。

 

  他对笔言飞说:“这几日你也辛苦了,先回去歇息吧。我也想再休息一下。”

 

    笔言飞点了点头:“那蓝桥你好好睡吧,我的房间就在隔壁。还有....可不许再做傻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蓝河笑着说:“你放心吧,一次没成就够了,我可不想再受第二次这种苦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笔言飞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。待他回房关上门后,蓝河小心的下地,将自己的包裹翻了翻。里面并没有什么有信息价值的东西,只是有一块玉佩,上面雕刻着一只盘旋的龙,看起来就价值不菲,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珍贵的东西。蓝河小心翼翼的把玉佩放好,还是觉得不放心。于是他把玉佩放到了自己的枕头底下,然后睡了上去。

 

     这下可安心多了。蓝河躺在床上美滋滋的想,要是以后真的走投无路了,当了这块玉佩应该都能坚持几个月了。他脑中杂乱的浮现着各种事情,古代的,现代的,没多久便睡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某只价值连城,能支持普通人活好几辈子的玉佩安静的躺在枕头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 某叶:怎么还没有我的戏份,我都要闷死了。)

  另一只叶:蓝河你竟然想把它当了,替我好好教训他吧兄弟。

  

诶嘿嘿突然高产竟然日更

本篇世界线与现代有相似之处,但是时间线有很大差异【主要是作者太懒不想修这些bug】

下章入宫的话,老叶应该能在第五章出场了

自认为本篇主剧情【bushi

但剧情渣的一b

【叶蓝】记一次穿越的奇妙旅程②

【主叶蓝,微喻黄】
【新人第一次开坑,文笔渣注意】
【ooc预警】
【双穿 古代设定 前世今生】
【私设如山】

待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后,蓝河一个人又发了好长时间的呆。直到笔言飞轻声唤他两句公子,他才反应过来。

蓝河皱了皱眉,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。首先,胸口上的伤依旧隐隐作痛,让他无法忽视。

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笔言飞刚刚叫了他的名字。

他叫自己许公子。

蓝河抿了抿嘴,其实俱乐部里,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真名。早在他与蓝溪阁网游部签合同时,上面就写好了保密项。没有特殊情况,公司绝不允许透露蓝河的任何私人信息,包括名字。公司为此还疑惑了很久,找蓝河谈过不少次。

蓝河每次都会打着哈哈敷衍过去,原因是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。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可以隐瞒却要被知晓,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。这也是蓝河当初选择了网游的原因。

那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恐惧和厌恶。

恐惧被发现真实身份,厌恶被别人知根知底。

蓝河也想过去看心理医生,但是因为事务太慢,荣耀又太过于吸引人,以至于耽误了很长时间都没去成,最后不了了之。

蓝河叹了口气,将杂念摒除,开始琢磨起自己如今的情况。

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种种,理清思路。刚刚黄少和喻队进来时,笔言飞跪下请安,口中叫的是皇上和皇后。

如果没错的话,他们应该就是蓝雨的统治者了。

至于为什么不是天下的统治者......蓝河倒是希望自家能统一天下,但是他刚刚听见了黄少天说的话:嘉皇去世了,是嘉世的人干的,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......看来,穿越前的自己身份不简单,还能跟嘉世扯上关系.....

蓝河分析一番,如果没有推测错误的话,这个世界应该是个多国家的世界。嘉国,蓝国,那就应该还有霸图,兴欣,微草什么的,嘉皇就应该是叶修了......等等,叶修死了?自己竟同叶修的死扯上了关系?

蓝河一惊,那么这么说来,现在还没有兴欣......蓝河内心有点激动,但立刻被他自己按耐下去。且不说这个世界的世界线与现代是否完全一致,单是身在古代,蓝河就不觉得自己能轻松活下去。

而且黄少刚刚说,明天要接我进宫....蓝河不禁打了个寒颤,想着以前听说的和自己看过的宫斗小说,内心有些绝望。刚来就给我调到困难模式,老天爷不带你这样的呀!

他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笔言飞,把笔言飞下了一跳,还以为他旧伤复发了。蓝河摆摆手,平复心情,沉声道:“我没事。只是这边这么待着,实在有些无聊。敢问附近可有书房?若是有的话,劳烦您帮我找几本书,让我消遣消遣罢了。”

笔言飞苦笑一声:“书房?这里也不过就是个小宅子,书房里根本就没有几本书。这皇上啊,说的好听,赐给咱一处宅子让你养伤,其实也就变相的软禁。幸好今天皇后娘娘出口要接您去皇宫中,不然,还不知道我们要在这儿呆多久,兴许会在这儿呆一辈子呢。”笔言飞忿忿地说。

蓝河心中有些不悦,他并不是很高兴听到有关自家队长的坏话,尤其这还是从自家人口中说出的。但他还是拍了拍笔言飞的肩膀,“没有就没有吧,也不是非要不可的东西。倒是你,二笔,以后说话记得小心一点,这皇城中,隔墙有耳,说不定哪句话就传那位耳中了。”

笔言飞立刻认真起来,点了点头,“谢许公子教导,在下会注意的。”

蓝河有些不自在,他摸摸自己鼻子,“没人的时候你还是叫我蓝桥吧,这么生疏,我不习惯了。”

笔言飞一笑,心中的难受也去掉了不少。“嗯,蓝桥,你好好养伤。待这段风波过了,上面哪位对我们放心一点后,我们就离开这儿吧。”笔言飞叹气,“着实是委屈你了,蓝桥。”

蓝河笑了笑,“有什么委屈的,不过是活动的地方小了一点。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的人,这点小事算什么。”明天自己便可以进宫了,皇宫中的藏书应该更多,倒是方便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了。

蓝河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到:“二笔,你能不能告诉我...我和嘉皇是怎么回事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老叶可能要五章以后才能出现......
年更作者终于更新,下一章可能今年暑假更
各位看得开心【不开心就来打死我吧】

【叶蓝】记一次穿越的奇妙旅程

【新人第一次开长篇】
【双穿越设定,私设如山】
【周更作者,可能会坑】
01
蓝河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。
他撑起身子,感到胸前传来一阵剧痛,蓝河低头一看,自己的胸口被包扎了起来,上面还有血迹。
蓝河皱了皱眉,环顾四周,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卧室,房内的一切都是古代样式的。雕花的窗户,上面还糊着一层纸。床边有个小桌子,桌子上有一碗黑漆漆的中药。
这是哪儿?二笔他们的恶作剧吗?蓝河心想。他们找了剧组吗?一个卧室竟然做得这么精致?
蓝河撇撇嘴,不就是抢了一个去俱乐部的机会,这几个人至于嘛。但是他看到自己的伤口,有些不解,这又算怎么回事?
蓝河记得晕过去之前是在工作室里,和大春系舟几个人看着世邀赛的直播。中国队赢了后,他们激动地差点跳出窗外。
我是怎么晕过去的?蓝河沉思。好像是......因为叶修看了我一眼?
其实叶修并不是看了蓝河一眼,而是看了镜头。当镜头切到叶修身上时,他紧紧的盯着镜头,露出了招牌的慵懒的微笑。
尽管对着镜头笑是在平常不过了的事,但蓝河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。叶修的眼神,就好像自己是在和他对视一样。
接着蓝河便没有了意识。
我不会是心跳过快休克了吧,人家又不是在看你,真没出息。蓝河自嘲的笑笑,决定下床出门看看。他刚刚起身,就感到腿止不住地发软,最终跌回了床上。
这一阵动作牵扯到了伤口,蓝河疼的“斯斯”地抽气,纱布渗透出一点红。
这时门被推开了,来人看见蓝河掀开了被子,坐在床上捂着伤口,赶紧过去将他按回床上“蓝桥......许公子您怎么起来了,伤口又裂开了吗,您先躺下我去给您找太医。”
蓝河抓住那人的手臂“等等我没事......二笔你干嘛呢,我怎么会在这儿,我这伤口是怎么回事,还有,你这穿的是什么啊......”
笔言飞抽出被蓝河紧紧握着的手臂,低声说“说来话长,我等会儿再解释。喻皇和皇后就快到了,先接见过他们再说吧。”
蓝河呆呆地望着笔言飞,脑中有些混乱,喻黄?皇后?二笔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?
还没等蓝河回过神来,一个聒噪的声音响了起来“就是这里了吧文州,那个孩子怎么就住这种地方呢,我们蓝雨又不是缺好房子怎么给人安排在这种简陋的地方,我觉得皇宫不错你说回头把他接来怎么样?”
“少天说了算。”一个温柔的声音缓慢地说到。
两人走进了房中,他们都穿着淡色的汉服,长长的青丝用蓝色的发带束着,一个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,尖尖的虎牙冒出一点点,显得很可爱。另一个只是微笑,偶尔附和几句。
笔言飞见二人进来,跪下行礼“参见陛下,皇后。”他见蓝河迟迟没有动作,不禁望了他一眼,只见蓝河颤抖着唇,结巴的说“黄黄黄黄黄少?喻队?”
笔言飞一惊,扯了扯蓝河的衣袖,见蓝河没有反应,只好替他说“许公子第一次面见圣上,恐有些紧张,望陛下开恩,责罚小人便是了。” 
喻文州摆摆手“无妨,你平身吧。”
笔言飞谢过恩,退到一边。黄少天笑眯眯的走到蓝河床前坐下“许博远是吧?这次任务辛苦你了,我知道你完成的很不容易。对于嘉皇的死你也不要内疚了,这不是你的错,是嘉世自己人干的。以后也不要再想不开了啊,好好在蓝雨生活下去,忘了这件事吧。下半辈子保你衣食无忧,好好活着,行吧?”
蓝河刚从见到偶像的激动中缓过来,又陷入迷茫之中。他听的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只能先应和着。
黄少天只当他是受过创伤后还没平复下心情,拍了拍蓝河的肩,起身整理整理衣服,说:“好好想想你的母亲和兄弟吧,他们还需要你。今天事务实在繁忙,我就先走了啊。”说完,便挽着喻文州的手臂向门外走去。刚跨过门槛,又说了一句“啊对了,这里有些简陋,我都看不过去了,明天我派人接你到皇宫里住一段时间,你收拾收拾啊。”
蓝河呆呆的眨了眨眼,自己这是穿越了?还穿越到了一个有黄少有喻队还有二笔的世界?天哪,这是什么恐怖的节奏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没有想好名字,就先这样吧
新人第一次开坑
周更作者,尽量多写